25% GRAY [雷星·瓦肯]純屬意淫
FC2ブログ
        
    
          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少女的金发在北国的雪地映衬下,格外耀眼。
她骑着马在苍茫的大地穿行,不远处,是士兵驻守的关卡。

士兵交错着长枪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“我是赫雷斯家的夏洛特。”女孩开口说道。
===============
这是个开头。
我决定把所有的新文都扔到这个背景下。
喔,拉弗安皮斯。
这个设定下已经挖了4个坑,填完一个。另有番外——《倒霉副官的不幸传奇》一篇【师太,快点交出来。XD】。

这是最初填完的:《漂泊多年浪子终回头,昔日同窗痴情守望——圣都大祭司和其友人不得不说的故事》

小片段也能扩展:《为你,我甘愿堕入魔道——骑士团长和养女的禁断之恋》

正在填的:《保护世界的神秘组织?!你所不知的艾普西隆网线公司!》

有计划的:《爱与大义——潘尼·西林王子情路历程》

刚挖了4铲的:《大家族千金离家出走为哪般?》——【Sherry:小心我揍你!】

哦哦!还有一个:《东方传统艺术谱写一曲爱与热血的青春之歌——太鼓穿越》【祝小芸:小心我揍你!作者君:你去揍林晓白的原型。】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乃们一定要留言!
缘起:基情四射的FF7AC蓝光完全版新图<---没看过的童鞋看这边。 
 

方块社是越发卖腐了。因为有个爱唱诗班和小白脸的渣村。

如21L童鞋所言:萨菲在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
嗯。我最喜欢这句。

S: 克儿…………
C:姑姑…………

№48 ☆☆☆= -于2009-03-24 19:54:21留言☆☆☆
我们FF14后见!

№50 ☆☆☆正好对得上于2009-03-24 20:00:38留言☆☆☆ 

还有39L :PS这张SC的眼神真基,表情真像一万两千年后重逢的夫妻。

KUFUFU~

再接着……
大家都知道偶画埃及壁画,偶前几天说,偶去莫高窟了……
谁知道就出来这茬。
那么,乃们确定真的要看么?
真的么??

P1050283.jpg
圆满了圆满了。
一直想画这图。终于画出来了。虽然郁实不够萌,但是至少是画出来鸟~
撒花。
KUFUFU。
其实,真在浴室,太郎是会被扔出去滴。

改天画温泉正常版图。

貌似我应该把这扔在小窝里。唉。
0294.jpg
以后我用这个来写日记。XD
鉴于某人说别捏她,或者捏了也别告诉她。
于是,我们用牛牛代替她吧OTZ……【那么奶牛君怎么办?他不出场的不是么。。】
那么,我们用……中川代替吧……【会窜剧组的。】
……YAZOO、周瑜都窜剧组了,他就不能窜剧组么。

林晓白我怎么都捏不出那个感觉|||
除了她天真可爱充满童趣的行为外,完全看不出是林晓白……

祝小芸,嗯,我最近是这个发型这个眼镜,那副强调,不是那个皮。。。
》某人以下慎入(偶提醒了,看我都善良的折叠了)《

 

详情参见晋江原创。无聊拿来写的,可是写不下去了。

第一次的内容其实是带着什么,忘了……在架空武林。


您的随机包袱是空空的

中世纪的女巫屠杀现场:暗啊,暗。Ps:女巫很pp

 



现在是深夜。
我正拖着一个笨重的旅行包走在L大道上。
天空飘着小雨,使原本寒冷的天气越发阴冷。
街上的路灯忽地暗了一下。须臾间又亮起。其余人似乎没察觉地继续查看地图。按照一般大众电视剧,也许是我看错了。而这个也许通常都会有什么事发生。好吧,我想太多了。
另两个人进了一幢大厦问路。我和同伴坐在路边。

“该不是要穿越了吧?”我坐在旅行包上,仰望着同伴。
“穿越很好啊。有什么不好?”她反问。
唉,等你穿了就知道穿的不好之处了。“那我们去哪里?”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“三国,怎么样?”
“完全不熟。我比较想去埃及。”
“到时候语言不通,看你怎么办。”
“只要你能穿越,总会有一种魔力让你听明白别人在说什么的。”

灯又一下熄灭。我的头有点昏。也许是长途旅行外加不吃早饭的缘故。事实上,今天忙着路我没吃过正餐,原想来到这里吃一顿海鲜大餐,可是该死的长途汽车把我载到了巴尔的摩。等换上火车来到DC已经是半夜。好吧,再见了,东海岸的龙虾。
想到这里,我觉得眼前一,再也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……


倾盆而下的雨把我浇醒了。空气中有着浓重的血腥味。我疑惑地睁开眼,天已经亮了。同伴们把我扔下了?!伸手抹去雨水,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。这时,一颗球华丽地从我身边滚过,那……是人头!


即使是在梦里,我也不忘父母老师的谆谆教导,遇事要不慌不忙想三个办法。如何在敌人面前隐藏自己,那么就随着大流吧。我默不作声地继续躺下。反正总会醒吧。

但是那个老妇人的人头偏偏又十分龌龊……导致有着洁癖的我起身找了另外一个地方。耳边传来一阵鸟语,一群卫兵模样的人冲了过来,把我抓了起来。

那是什么语言!怎么听起来这么像我的拉丁文课的听力教程。OTZ,这是什么地方!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对拉丁文爱好如此之深,以致梦中都梦到。

这个梦如此真实,我都能深刻地感觉到疼痛。他们把我投到阴暗潮湿的牢中。此时此刻,我开始怀念小小的HOSTEL。真正被摔到牢房的墙壁上,我才觉得这个房间不如我想像的那么暗。而光的来源是一个人——先我一步的房客。

我曾经一遍又一遍地描绘我梦中女神的样子,而这个人就和那个她一模一样。虽然穿着囚衣,身上有鞭挞的痕迹,依旧无法掩饰她动人的光芒。可是,在牢房中如此动人是会被强暴的吧……我为什么又想到了这里|||

面对着陌生人,我一贯保持矜持的态度。越是美丽的事物越是不能掉以轻心。
“喂,你其实听的懂我说话吧。”美人开口。
“嗯?!”听到英文,让我感到很亲切。就好比虽然不是亲妈,遇到继母有时候也好过没娘的孩子一样。
【作者说不想写了。】
基本上我终于明白原来我恰好上了女巫审判。这是什么情况。我越发佩服自己对英语的热爱了。你瞧,连潜意识里面我都使用它。
“你也会死的。”美人严肃的说。
卫兵的喧闹又把我吵醒,我被拉到了行刑架前,手起刀落,我感到头咔嚓地掉落到地上,有点痛,头上会有包的吧。接着我失去了意识……

“喂喂。快走啦!”我的意识被同伴的声音唤了回来。
依旧是深夜,天空微微飘着雨。原来真的是梦。
不过,这个视角怎么有点奇怪,哦,我昏倒在地上了。
看着不远处的我的躯体,我冷静地说:“不好意思,麻烦把我的头装回去。”

尖叫声划破了华盛顿宁静的夜空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