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% GRAY 第一话 弥生
FC2ブログ
        
    
          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月夜,樱花的花瓣缓缓地飘落在酒盏中。

“没有酒,就没有人生。”名叫郁实的男子拿过酒盏,饮下清酒,发出了这样的感叹。
端坐在他身边的真纪又为他满上。她画着艺伎的妆容,穿戴整体,只露出一截后颈。郁实一直笑称这样的妆容掩盖了女子真实的容貌,而真纪即使不靠这些,也自有一番风韵。
“其实,真纪已经老了哟。”艺伎这么回答。
事实上,丝毫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。

郁实和真纪是旧识。当郁实刚元服的时候,他就在家宴上遇到了真纪。那时的真纪不过是艺伎身边的半玉,作为侍女跟随在艺伎身边出场。当时所有的人目光都被艺伎吸引,只有郁实注意到了在光华下含苞待放的牡丹。只是席间的四目相接,展开了郁实长达九年的苦恋,至今仍未结果。为了追求真纪,郁实干过不少荒唐的事情。 
 
只是不知这些荒唐的事情和他为了一个浪人与兄长拔刀相向,哪一样来的更加荒唐。最后的结果是郁实和兄长千昭分了一半家产,他带着这些跟着浪人来到了横滨。

临行前,郁实委实为再也见不到真纪伤心了一把。是夜,他带着能和她一起前往横滨的希冀而来。真纪只是替他理了理衣领,再无他言。郁实留下些许财物,也被真纪的侍女当场退了回去。

在横滨再次遇到真纪,多少有点出乎郁实的意料。偶然的一次宴会,再次看到真纪的他,露出了许久不见的温柔笑颜。
当真纪过来斟酒的时候,郁实只是淡淡问了一句:你来了。而真纪也不过回答了:是。
什么都没有解释。他们之间也许根本不需要解释。
郁实并不是真纪的旦那,而真纪也并没有所谓的旦那。

这是在横滨的酒宴相遇之后的第一次正式拜访。

“依旧在为那个男人烦恼幺?”真纪递上酒盏。

那个男人指的是中川康正,一个横滨的浪人武士。说是如此,其实是个翻译。中川家不成器的末子。身为武士阶级的中川家有三个儿子:长子清玄叛逃国外;次子景宏是名教师;而康正的资质平平,被南蛮无良女书商压榨,只能勉强养活自己。

而郁实是陆奥那里森家的次子。他上面有一个兄长千昭,一个外嫁的姐姐明日香;下面有妹妹若干,没有弟弟。郁实的母亲死于难产。千昭起初并无继承家业之意,加上父亲又对郁实疼爱有加,大家都默认为郁实是未来的家主。后来千昭对家业继承积极起来,生活中免不了出点小意外,但是父亲似乎默认了这个现象,摆出不想插手的样子。

相距甚远的两人能够相遇是个巧合。那时的郁实正在山上采药,因为意外留在山中的小屋里养伤,那时遇到了遭人追杀的中川。仅仅为他浴血的身姿所吸引,郁实把这个男人拖回了小屋照料。

之后,他们两人又因为千昭的介入而分开。对于中川康正这样的人来说,郁实只是一段虚无缥缈的山中奇遇而已。
当时,他们没注意到,他们的一生已经在那个冬天牢固地粘合在一起,再也无法分开。

中川康正和千昭的玩伴有些过节,外加被邪魔附身,血洗了城之内家。城之内家和森家是姻亲的关系。姐姐明日香育有一子,那次血洗的时候,恰逢她带着幼子回来省亲。如今,城之内家的产业也算落入了森家的手中。所以郁实带走一半家产,千昭也不在意。

横滨对于郁实来说是个很新鲜的地方。自从开港以来,这座城市发展很迅速,又靠近江户。虽然在陆奥,郁实是个一掷千金的少爷作派,到了这里难免有点拘束。
“我……很不了解他。”良久,郁实说出了烦恼的原因,“虽然近在咫尺,可是总觉得离他的世界很远。有些拘谨。”

“可是,在游廊的郁实一点都看不出拘谨的样子。”

“真纪你总是嘲笑我。”他故作生气地说,转而又想到家中那个人的漠然,郁实不由皱了皱眉,“他不怎么愿意搭理我。而且,他之前的恋人并有死。”
郁实口中的恋人说的是长谷川雨宫。这个名字对于康正和郁实就是象是秋天不小心碰到柴堆的火星。对于年长的康正没有告诉自己和诈死的恋人见面这件事,郁实多少有些气馁。他明白,比起雨宫,自己差了很多。森郁实,能避过“奸诈”的千昭的“阴谋”,猜透女子的心思,精明地算计着家产值,但是要面对中川康正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在他面前,自己就一下成了永不满足只会发脾气的小孩。原本,浪人和那个雨宫的感情就很好,郁实只是在机缘巧合下填补了一个空缺,现在他成了一个多余的人。

“郁实,那不一定是欺瞒哟。”真纪这么说,“只是没告诉你而已。郁实不也有很多事情是中川先生不知道的幺?”

郁实苦恼地摇摇头:“中川大爷对我的事情没兴趣啊。”

“那就别管他,做点别的有趣的事情。”她用三弦奏起了青森那边的传统歌谣。

一曲奏完,郁实笑了:“想起以前的事情了。为了看你,扮成男众,跟在你身后,帮你提着琴箱。”
她掩口笑道:“那时候的郁实大人很可爱。听说之后被千昭大人训斥了呢。”
“是啊。千昭就是那样。我们的关系差得很。”他不以为然地说。
真纪摇了摇头:“千昭大人其实很疼爱自己的弟弟吧。”
“嗯?”
“听说了哟,千昭特地从家里带来了幼猫,还以自己的幼名来命名,代替自己守护在郁实身边的心情,真是令人赞叹。”
被说中的郁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千昭作为森家的长子,一直很关爱弟弟。弟弟因为不继承家业,要被送去当小姓,他的一番漠不关心的表现让父亲多少考虑起了郁实。外面风传家主继承落到了次子头上,才得以继续在家里无法无天。

在外人看来,森家这两个兄弟的关系实在不好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兄弟俩的意外不断。据说,为了争夺家主之位斗得你死我活。后来又传出了分家的事情。事实不过是千昭和郁实的资产转移。森家有着不少暗地的收入,树大招风,难免会被藩主惦记上。森的父亲早早地就把家主之位传给儿子,带着妻子隐居起来。而郁实则借分家之机带着大笔财产来到了横滨。

郁实正是因为要做些买卖,才在酒宴上遇到了真纪。作为艺伎,偶尔也会听到一些风声。那些消息就像飘落在郁实酒盏中的樱花瓣,看到花瓣,他就能推断出它的出生地。

“真纪,来了横滨这些时日,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?”
“有个叫做成田良悟的人,手里有把有趣的刀。”
“哦?成田良悟啊……”郁实端起酒盏,眯起了双眼,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……果然有趣。”
他站起身来,接过真纪默契地递上的佩刀,说:“该回去了。”
女子恭谨地跪拜在门口:“慢走。”

“真纪。”将要跨出门口的男人停下脚步。
“嗯?”
“如果有金钱方面的问题,”
“我一定会麻烦郁实大人。”她接了下去。
男人浮现出爽朗的微笑:“嗯。”
虽然他们都知道,真纪永远也不会兑换这个承诺。
              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


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?

    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humblebee.blog115.fc2.com/tb.php/431-b80495f6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    
        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