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% GRAY 第三话 逢魔时刻
        
    
          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血紅……
浸染了昏黄的天空……
风,在这一刻黏浊起来。

一个男人独自地走在路上。
他的目的地似乎在绝望的彼岸。
影子被长长地拉在身后的地上。
男人的脸上淌着尚未凝固的鲜血,眼神空洞而呆滞。
就如同偶人一般。

寂寥的街道上,偶有几个行人路过。
遇见他,也是远远地避开。

酉時,百魅生。


Readmore...
===========

郁实和少年正坐在外廊下对弈。
白双子正处于对峙的状态。
风吹过门廊下悬挂的玻璃风铃,留下“叮”的一声。
郁实的注意力一下转移到了外面的天空。
他凝神看着天际的云,厌倦地说道:“不下了。”
顾不上少年“这么大的人还耍赖”的抱怨,他烦躁地推开棋盘,来到玄关。

门,有时隔绝的是阴阳两界。
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心有罅隙,就易生魍魉。
这时,打开门的话……

碰触到门的手略带颤抖。他再次凝神,缓缓拉开了门。

康正站在门口。
他如被附身般沉默不语。
远处传来乌鸦的啼叫。

=========
原本只存在于记忆中的大哥清玄真实地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,他们之间只有刀剑的对话。
成田的出现并不是个偶然。
拔刀格挡的时候,康正看到了清玄的眼睛。纯的眸子里透着杀气,那目光直直地射入康正的心底。刹那间,所有的暗和恐惧都涌现上来。

这个人真的是和自己有着血脉关系的大哥么?
一丝的犹疑露出了破绽,清玄挥刀砍了下去。若不是二哥景宏一把康正推开挡下这一刀,恐怕康正已经走在黄泉比良坂上。

也许,他现在正走在那条通往黄泉的路上。

无边的暗,只有远处一点微弱的光。
不想再走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尽头。
光影越来越大,他终于看清那是一个人。
“柳泽老师……”
柳泽嘴角勾勒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,隐没于暗之中。
老师……别丢下我……
他绝望地伫立在死寂的暗中,直到听到有人叫着他的名字,握住他的手。

郁实看着康正脸上的伤口,从左边眉边延伸到右颧骨。
这一刀干脆利落,看起来下手不带丝毫迟疑。
“康正……”
没有回应。
郁实拉着康正的手,带着他走进内室。
那手冰冷得像具死尸,可是又带着微微的颤抖。
仔细用清水清洗伤口,上药,包扎。
康正的眼神依旧空洞,就连用烧酒消毒的时候,也不见他有一丝变化。

……
那是什么。
温暖的感觉覆上了唇间。是对方的舌头舔舐着自己的嘴唇,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唇。是温热的茶水,还带着蜂蜜的味道。
是……郁实么……
……

水的声音……
随着身体逐渐的变暖,暗渐渐散去,他的视野逐渐清晰。
郁实正在帮他清洗身体。
身上有几道一个月前新添的伤口,郁实知道了一定会来说教。
那时候,没被他救下就好了。
我欠着他的命。
“郁实……杀了我……”
很久之前,他就已有这样的打算。
郁实淡淡地说道:“不要去想它。”
康正闭上了眼。
不知过了多久,他感到被打横抱起,走向卧室。

松软的枕头。
香炉缓缓燃烧着淡淡的侍从香。
康正被擦干了身体,现在正躺在被褥之中。
他死死地瞪着天花板。
郁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“冷……”
郁实褪去外衣,拉开被褥,侧卧在他身边,让中川躺进自己怀里。
没有任何言语,他只是安抚着他的背。
不久,他听到怀里传来压抑在喉间的呜咽。
康正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地落下。
郁实吻去他咸涩的泪珠:“有我在。”像母亲哄幼儿睡觉一般,轻轻拍打着康正的背。
“没用的……会……会被哥哥杀死的……”
中川断断续续地说着。
“景宏怎么了?”
“是大哥……会被杀死的……”
“大哥?”
“……家主……能见到柳泽老师……哥哥……要我死。”
完全不明白康正在说什么,但是听到柳泽这个名字,郁实微微皱了皱眉。看来这个男人对康正来说很重要。究竟见到柳泽和必须死之间有什么关系?
“……不想死……我想回来……在一起……”
思索着两者关联的郁实顾不上注意康正的剖白。
“……想回家和你们在一起,”康正哭泣着重复道,“不想被杀死。”
回过神来的郁实突然意识到,怀中的这头受伤的小兽,正在把自己最柔软的地方展现在他的面前。

他握住了康正的手:“有我在,你不会死。”
“你打不过他……”他哽咽地说道,“我们都会被他杀死……”
“不会!”郁实莫名地烦躁起来,他打断了中川的哭泣。
中川抬起头,愣愣地看着这个比他年幼几岁的青年。
郁实直视着康正的眼睛,正色道:“中川康正,你要记住,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。能杀你的只能是我。”
看到康正愣住的表情,他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也许有些严厉。他缓和了神色,说:“所以,安心休息吧。眼泪对脸上的伤口不好。”
康正点了点头,蜷缩在郁实的怀里,闭上了眼。郁实平稳的心跳从胸膛传来,他在康正没有察觉的时候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依靠的伙伴。
郁实……默念着这个名字的康正终于安然睡去。

======
松了一口气的郁实看着天花板,这时,影藏的脸倒映在他的眼眸中。
他们的距离很近得有些暧昧,或者让人不安。
“全看到了?”郁实问。原本想抽身坐起,好好听影藏汇报的他,因为担心吵醒康正,只能保持着躺着的姿势。
“我可没兴趣看你。”
“嘘,轻点。查到点什么?”郁实压低了声音。
在中川呆在浴室的时候,郁实趁拿衣服的空暇嘱咐影藏出门调查。他并不认为中川能讲清楚事情的大概。就连他清醒的时候,郁实也不一定能理解他说的全部。有时,影藏就像他们两人之间的翻译。

“他去了二哥家,遇到了他据说生死不明的大哥。好像因为继承家业的问题打了起来。”
“那柳泽呢?”
“中川家是柳泽的家臣。”
这下,终于知道了大概。作为家主,自然更容易见到主公。对柳泽心心念念的康正原以为二哥放弃了家主的位置,自然会轮到自己头上。想不到半路杀出了差不多已经死了的大哥。
他不由微笑起来。
“你笑什么?”
“想到康正的那些人都很喜欢诈尸,觉得很有趣。”郁实愉快地回答,“清玄很强?”
“你想做什么?”
郁实摩挲着中川的头发:“他只有一个死法,他唯一的死法只能是回到我身边慢慢老死。”
“你的剑术肯定不行。”少年叹了口气,如实说道,“就算我们联手,也未必有胜算。”
“那,泰山府君也比不行么?”他瞟着少年。
              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


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?

    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humblebee.blog115.fc2.com/tb.php/433-af6ec0cf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    
        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